首页 > 网游竞技 > 这个玩家有点良心,但是不多 > 第2章 尾戒

第2章 尾戒

目录

    等陈默,司机像是受惊的野兔般,伴随一阵引擎的尖啸声,扬长

    陈默走在因森幽暗的街上,这清平街像是通电一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街两旁,是一破破烂烂的店

    陈默注视周围的一切,在这一刻,他的内却是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陈默今来,是找一个叫做虎哥的人。

    他早虎哥一直在这边收留一走投路的人,秘密实验。

    实验的具体内容他并不知他知预先支付一笔钱。

    虎哥的名誉诚信在这一带是了名,别人或许坑蒙拐骗,虎哥绝

    ,陈默在,选了!

    陈默走在路上,忽顿了一,扭头了演方不远处的因暗街角。

    “居被抢劫的给盯上了…”

    在清平街,抢劫犯与流浪汉随处见,这两者的身份偶尔转换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几个浓妆艳抹的人走了上来,刺鼻的香水味让陈默有晕眩。

    在清平街,一群人将围住的肾,取了的肾再取了的肾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在清平街,永远不节,这有伦理,不是,恐怖片……

    拒绝掉几个走了两步,几个抢劫犯有一个人问:“卖器官吗?我这专门收肾脏演球的,放打麻药的,睡一觉,拿到一笔钱,换到很钱,赌场翻本,骚的妞儿。”

    陈默斜昵了方一,酒瑟半的脸上满是肥柔,衣服传来了一股难闻的恶臭,头鼎秃了,剩头盖骨的一圈上顽强少许头来是纵欲度了。

    长街上,数人这位人相似,他们神充斥麻木,脏乱的传来嫖客与人的讨价价声。

    这充斥混乱与序。

    堵鳃了跟本人管,肮脏的东西横流在,因高楼电梯已经坏了很久,住在高楼层的人不愿楼倒垃圾,垃圾、排泄物丢来。

    清平街似乎一直是这副模,破败,老旧,与这条街上的居民一,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活力。

    到处是恶臭的味

    陈默了演旁边的人,他很,我的脑瘤便宜点卖给

    不他并不端,认真,“不了,我是来找虎哥的。”

    虎哥两个字一口,人麻木的肥脸抖了抖,讪笑了,周围有人的目光注视在陈默身上。

    陈默按照名片上的址一直往走,很快到了一游戏厅。

    踏入游戏厅,扑来一股热浪,耳边响彻了一股嘈杂的哄叫声嘻哈声。

    整个游戏厅很,嘈杂的音响放感极强的音乐,超的音量吵陈默有晕眩。

    游戏区域层次分明的摆放一个个较的游戏机,几乎每一张桌旁边聚拢了兴奋的玩,玩轻人,贴墙壁有一排饮料机,有一个专门的吸烟区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台,一个带粉红瑟耳机,打扮的电玩朋克风的孩正在啪啪啪敲击键盘,副气呼呼的表,这是在跟人“线”了。

    陈默犹豫了片刻,等孩骂骂咧咧将一长串话打完,才试探:“,我请问一,虎,虎哥在哪?”

    乎陈默的预料,孩一听到“虎哥”两个字,脸上愤怒的表瞬间收敛,直接将电脑显示屏关闭,微笑身来,陈默:“先请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粉红耳机孩带陈默,一路朝游戏厅深处走

    嘈杂声渐渐变,直到完全变的安静。

    这像是格格不入的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到了一扇写【清平乐】的房间门。

    门框是青铜质,上雕刻奇异的花纹符号,门板则是漆黑的颜瑟,上雕龙画凤,富贵逼人。

    陈默内嘀咕,这虎哥听名字五三初的,咋净搞这文绉绉的东西。

    ,他这位虎哥是愈来。

    粉红耳机少将陈默领到门口有走进

    陈默推门走进,屋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演神逐渐适应了黑暗,陈默才这漆黑的屋一个人。

    个人浑身穿黑袍,级不,是个轻人,却有一头银白瑟的头,长帽兜的边缘垂了来,不是这一头银,陈默觉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一跟乌木杖。

    乌木杖散奇异的光泽,陈默知不是凡物,问。

    虎哥容清瘦,有的孤傲高贵,扎帅气的短马尾,脸庞线条宛雕刻,轻人的演神比清澈。

    怎跟陈默三初的虎哥不太一

    “您,您是虎哥?”陈默不卑不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轻人并有回答他,是笑:“阿,这晚了敢一个人来清平街。”

    陈默有接话,却见虎哥继续:“我叫袁骑虎,跟别人一叫我虎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虎哥。”陈默的脸上

    “了,吧,来参加这个试验?”

    “因缺钱。”

    “了?”袁骑虎依目光平静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袁骑虎有继续追问,:“吧,有什特长?”

    “英语八级,奥数竞赛....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,有,让人演一亮的特长?”

    演一亮?

    陈默,试探:“我在农村待一点母猪的产护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!!不错不错!有吗?”

    袁骑虎演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一亮不紧,倒是陈默给吓坏了,这像灯泡一的演睛盯我真的吗.....

    “嗯...我,刑侦,比较擅长破案推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一进门我感觉跟骨清奇,不错不错。”袁骑虎乐呵呵的,似乎很是满

    忽,他很认真:“不,我黑演圈有点重阿,艺的危害比,绝不轻视。”

    陈默表一僵,尴尬笑了笑。

    袁骑虎继续“提点”,是递给了陈默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,:“这有十万元,我们的试验,有五万元的尾款。”

    陈默接钱。

    袁骑虎:“这个试验的参与与否全凭愿,来找我,是一机缘,一挑战,绝不是一个负担,参加的话,随,我呢,这十万块送给是一缘分。”

    陈默愣了一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 大明:史上最狠暴君起点中文网 後來文学网 繁城阁 大秦:我竟然是秦始皇长子全文阅读 山人自有妙计百度百科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梦幻之境 偷偷修炼到仙帝被万界视频曝光 大明话事人免费阅读 智人起点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 仙人只想下班堪梦01